揭秘:DNA是人类命之书的语言

2016-08-07 17:13:31 来源: 作者:

谈论基因的时候,我们经常引用几位有影响力的遗传和进化生物学家的言论,比如弗朗西斯·克里克、詹姆斯·沃森以及理查德·道金斯。他们将DNA描述为一种代码,这种代码可以告诉身体该如何形成。我们谈论基因的方式与谈论语言的方式相近,认为它们是符号化的,并且蕴含意义。例如,关于解码核苷酸序列,就有“基因编辑”和“翻译对照表”这样的术语。DNA进行复制的时候,被认为是在“转录”它自身,是一种细胞显微结构之间进行信息通信的过程,就像在说“制造一只老虎”或者“打造一个女性”一样。但有些思想家认为,这种关于DNA的看法在哲学上具有误导性,甚至可能会导致科学谬误。

柳树通过风媒传播种子,简直就是在散布自我制造指南。柳絮漫天飞如雨,而这雨其实是指南雨,是程序雨。这不是一种比喻,而是朴素的事实,即使说在下软盘雨也不会比这更加简单明了。

从分子生物学发端之日起,科学家将遗传材料描述为“与其他任何一种生物材料不同,因为它们被认为携带有与普通生物材料不同的东西——信息”。在1958年的一篇文章中,克里克发表了“蛋白质是遗传所需重要物质”的观点,认为它们由能量、物质和信息组成。沃森则把DNA 称为“信息储藏库”。

克劳德·香农

克劳德·香农

之后不到10年,乔治·威廉姆斯,一位享有盛名的进化生物学家,阐明了这个观点。他将基因描述为“具有区别于DNA 的特殊地位,即DNA 传达的信息”。在之后的工作中,他把基因比作书中蕴含的思想,书是可以被销毁的,但里面的故事并不一定非得依存于书的物理实体。“同样一条信息,可以被许多不同材料以不同范式记录下来。信息总是被编码在某种介质当中,但是介质并非真正的信息。”道金斯在自己的著作《盲人钟表匠》中对这种观点进行了最直截了当的描述:“柳树通过风媒传播种子,简直就是在散布自我制造指南。柳絮漫天飞如雨,而这雨其实是指南雨,是程序雨,是在下能够长树、传播绒毛的算法。这不是一种比喻,而是朴素的事实,即使说在下软盘雨也不会比这更加简单明了。”

但是,基因包含的信息,真的和词汇、书籍或者软盘中的信息具有同等意义吗?这取决于当我们谈信息的时候,我们在谈什么。如果是词汇、书籍或者软盘代表的“信息”,那么答案是否定的。许多哲学家赞同一种观点,即以上所指的信息是需要交流的语义学信息。纽约城市大学教授彼得·高德弗瑞·史密斯解释说:“基因并不携带具有语义学意义的信息,它们的存在并不是为了沟通。基因实际上并不代表任何东西,和大家有时候讲的观点不同。”

相关文章